傅韩红林通过香港交易所听证会:最高募集资金为43亿港元,于9月25日上市

雷建平,红网,9月11日报道,生物制药公司傅韩红林最近通过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听证会。它的股票代码是2696.HK。

傅韩红林已经开始了一场国际推广路演。它将于9月12日发行,并于9月25日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

傅韩红林的发行范围为49.6-57.8港元,募集金额高达43亿港元,门票为每人5838港元。

近日,舒沈泰(300204)还宣布,其全资子公司浙江舒沈泰计划以1000万美元的自有资本作为基石投资者参与福韩红林股份的认购。

单季亏损1.58亿元的富红翰林致力于为全球患者提供高质量、高价格的创新生物药物。

公司成立于2010年,在上海、台北和加州设立了研发中心,建立并不断拓展生物相似药物和生物创新药物的综合管道,覆盖肿瘤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等领域。

迄今为止,傅宏翰林已成功营销了一种产品,接受了两项新药营销申请,并在全球范围内对14种产品和6种组合疗法进行了20多次临床试验。

其中,2019年2月,傅宏翰林第一大片产品翰林康(利妥昔单抗注射液)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新药上市,成为中国第一个获准上市的生物相似药物。

HLX03(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和HLX02(特拉图单抗注射液)已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接受用于新药上市申请,现已纳入优先审查程序。

HLX02先后在中国大陆、乌克兰、欧盟波兰和菲律宾启动了国际多中心3期临床试验,成为国内首个开展国际多中心3期临床试验的生物相似药物,并于2019年6月被欧洲药品监督管理局接受上市。

傅韩红林商业运营部成立于2018年1月22日,从而开始商业化的第一步。2019年2月22日,汉力康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标志着公司正式进入商业化阶段。2019年3月3日,张文杰加盟傅宏翰林,担任高级副总裁兼首席业务运营官,团队进入整体布局阶段。

今年9月2日下午,傅宏·林瀚还召开了业务运营团队第一次沟通会议。

会议主要围绕傅宏翰林整体商业化战略和HLX02商业化战略两大主题,讨论和完善整体商业规划和产品市场战略。

目前,傅宏翰林仍处于亏损状态。2019年第一季度,傅宏翰林的收入为92.4万元,但同期亏损为1.58亿元。去年同期没有收入,亏损6784万元。

傅红涵2017年和2018年的收入分别为1889万元和202万元,同期亏损分别为3.84亿元和5.04亿元。

复星是持有60%以上股份的主要股东。傅宏翰林的执行董事是史考特·史考利。非执行董事为陈奇瑜、吴逸风、傅洁敏、艾敏辉、关小辉。独立非执行董事有苏德阳、陈丽媛、赵国平和宋芮林。

首次公开发行前,傅宏翰林的主要股东是复星新药,持有56.06%的股份。复星医药产业发展100%持有复星新药,也直接持有傅宏翰林5.03%的股份。

史考特希-考利乌(Liu Shigao)通过开曼亨瑞乌斯直接持有江氏0.51%的股份,通过开曼亨瑞乌斯间接持有12.1%的股份,其中史考特希-考利乌斯持有开曼亨瑞乌斯约63%的股份,江氏持有其余37%的股份。

其他现有股东指实益拥有人为本集团雇员的公司,包括上海尤果、上海郭虹、上海国治、上海郭云及亨通,截至最后可行日期,其分别持有本公司约0.23%、0.23%、0.02%、2.47%及3.35%的股权。

刘世高通过一封公开信讲述了傅红和林瀚的故事。刘世高说,他父亲在2007年的突然去世给他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当他的亲属患肿瘤时,他感到非常无助。

从那以后,刘实·高萌产生了回国创办生物医药企业的想法。2009年12月,我们与复星制药签订了合同,并于2010年2月正式成立了富韩红林。

以下是刘世高的公开信:2010年初傅韩红林通过香港交易所听证会:最高募集资金为43亿港元,于9月25日上市,复宏汉霖诞生,那时我以为这只是我人生中一次偶然的选择,如今想来仿佛又是必然的。以下是刘世高的公开信:2010年初,傅韩红出生。当时,我认为这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偶然选择。现在想一想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2007年,我父亲的突然去世给了我沉重的打击。我深深感受到我生命的短暂和脆弱,感到极度内疚。作为新药研发的从业者,当我的亲戚患肿瘤时,我是如此无助。

孝敬父母,我怎样才能把我对父亲的想法反馈给更多需要帮助的人,让更多像父亲这样患有重大疾病的病人得到有效的治疗?2008年,在与一位朋友的交流中,我意识到在目前的环境下,我个人的贡献是有限的,但是如果我能回家开发几种好的药物,它将使更多的病人受益。

我第一次想到创业的想法。

同年10月,我和魏东在浙江大学校友会主办的杭州招商会上一拍即合:我们有着相似的经历、互补的专业知识和共同的兴趣。我们都想回中国创业,生产生物药物。

因此,我们决定共同努力创造林瀚。

“汉族”是中华民族的象征,也是我父亲的禁忌。我希望通过林瀚的使命来传播我对父亲的爱,并把它回馈给世界。

我和魏东都是“业内老手”,都深刻理解从事生物药物研发和产业化的难度。

从头开始开发新药是最困难的商业计划。这不仅需要巨额投资,而且需要较长的研发周期和高风险。

高风险也意味着高成本,这与我们造福更多患者的初衷背道而驰。

因此,经过各方面的评估,在其成立之初,我们最终决定选择生物相似药物作为起步项目,以平衡风险,为今后开发更具创新性的药物积累经验。

幸运的是,此时我们也遇到了复星的医疗团队。

在2009年决定建立翰林后,与复星制药的合作成为我们的优先事项。

经过近一年的沟通、讨论和谈判,我们于2009年12月与复星制药签订合同,并于2010年2月正式成立傅宏翰林。

除了“林瀚”之外,该公司的名称还包括“福红”,即复星。“福”这个词有宏伟、宏伟和推广的意思。这也代表了我们与复星制药合作实现宏伟愿景的期望。

坚持质量是我和魏东的共识,这可能是因为我们性格中的“真诚”。

经过许多考虑,我们都同意追求质量不一定会增加成本。

例如,我们可以通过引进先进的生产技术或进行更独立的研发来降低研发成本。

2010年公司成立时,我们决定引进构建高表达生产细胞系的技术,以提高单位体积产量。同时,我们考虑引入一次性生物反应器等一次性生产技术,以降低建设成本和整体生产成本,降低交叉污染风险,有效保证产品质量。

“持续创新,卓越运营,用高质量的生物药物造福全球患者”不是口号空而是我们实际行动的指南,也是我们不懈努力的目标。

为了“造福全球患者”,我们在公司成立之初做了很多努力。当国内工业标准还不完善时,在当时难以想象在国际市场上以质量标准为基准——从生产的GMP标准到最终产品的质量。

我们也很高兴我们对质量的坚持在一定程度上为今天的傅宏翰林做出了贡献,并随着时间的推移成为我们不可动摇的企业文化,为我们最坚实的核心竞争力奠定了基础。

最近,我们与我们的商业伙伴雅阁(Accord)一起,成功向欧洲药品管理局申请了该公司第二种产品——注射用曲妥珠单抗的营销许可,成为中国第一种应用于欧盟生产的国产生物相似药物。

没有对质量的坚定承诺和公司近10年的国际战略定位,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平价创新,值得信赖的品质”逐渐成为傅宏翰林的标签,也成为我们最坚实的核心能力。

在过去的十年里,过去是生动的,就像在眼睛里一样。

一路上我想感谢的人太多了。

在我们的一些成就和荣耀背后,是整个团队多年来的奉献和不懈努力。

由于共同的使命和愿景,许多技术和管理人才聚集在一起,其中许多人每月只能与家人团聚一次。

他们来到傅宏翰林,希望为中国和世界上更多的患者贡献自己的力量,希望更多经济能力有限的人也能使用好药,有一天能挽救他们的生命。他们都是我心中的“药神”。

2019年2月,该公司第一款产品汉力康成功上市,堪称真正的“十年之剑”。

这是整个团队60多万小时艰苦努力的结果,也是每个人的共同荣耀和骄傲。

在此,我要特别感谢股东的长期支持。没有董事会和股东的战略和财政支持,傅宏·汉林不可能在这十年里取得今天的成就。

我们常说“天赐勤奋”,但我更相信“天赐真诚”。

当一群人和一股力量无私而真诚地为“利他主义”付出代价时,他们将能够“真诚地做他们想做的事,石头就会被打开。”

当一系列小概率事件不断发生时,我们更相信真诚是成功的必由之路。

这种真诚所产生的信念也是一种巨大的力量,它不断支持我无畏地带领团队前进。

面对未来,我们将以极大的信心和决心朝着我们的愿景前进:坚持质量、速度和创新的核心价值观,从患者的需求出发,致力于患者负担得起的创新。

通过产品和技术的创新,我们将继续开发和生产高质量、高价格的生物药物,不断努力造福世界上更多的患者,努力成为世界上最受推崇的创新生物制药公司之一。

斯科特·史考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现金游戏 » 傅韩红林通过香港交易所听证会:最高募集资金为43亿港元,于9月25日上市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