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富水市场已经被剥离。中产阶级破产只需要60天。

我还记得2017年北京高考顶尖文科学者熊宣昂说了一些让他感到不安的话,大意是他出生在北京,是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享受着农村孩子没有的独特教育资源,所以他走了很多捷径。

然而,刘董强在一次演讲中提到,他已经向母校捐赠了1000万元,其中70%用于资助,但他不能发放,因为根本没有人申请。原因是现在很少有中国人大的学生来自贫困家庭。

贫困家庭的人很难有一个高贵的儿子,也很难被一所好大学录取,这已成为赤裸裸的现实。

为了不让他们的孩子落在后面,在起跑线上输,中国父母愿意花光他们所有的钱让他们长大。

因此,各种各样的培训课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不断挖掘空中国父母的钱包。

其中,暑假和寒假花费最多。

根据一家教育和培训机构的数据,暑假和寒假占一年收入的60%以上。

对于北上官深镇的父母来说,一个孩子在暑假要花几万美元。如果有两个孩子,可能要花将近10万英镑。

因此,有人说60天的暑假足以让中产阶级破产。

我曾经看过两个幽默而悲伤的笑话。一位家长在朋友圈里更新了这条消息:“一个恐怖故事,孩子们正在过暑假……”另一种说法是,在夏天,办公室里一两个脸色突然变了,眼睛发亮的中年人总是把孩子送到奶奶家,而不是注射水。

暑假对父母来说是一场噩梦。这需要金钱和能源。

虽然国家一直强调减轻学生负担的必要性,为了让孩子有一个好的成绩,能够全面发展,不落后于其他孩子,父母却增加了他们孩子的负担。

语文、数学、英语补习班、游泳班、钢琴班、语文学习班…暑假满了,有些人还需要父母陪着。

广州一家外国公司高管的母亲为她的孩子注册了三个班级,其中一个去了美国学习,总共花费了35000元。北京的家庭主妇刘山每年在孩子身上花费超过20万元。各种一对一辅导课都很昂贵。根据相关数据,一半以上的中小学生每年在课外辅导上花费2000-10000元,13.7%的家庭每年花费20000元以上。

因此,许多人说7万英镑的月薪不会持续一个暑假。

当然,如果父母支付空,各种教育和培训机构自然会富有。

80后的父母对教育和培训有着强烈的需求。他们愿意为他们的孩子花尽可能多的钱。然而,他们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来考虑购买一件衣服。这是中国的一个普遍现象,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成功。

暑假一到,各种培训班就会利用这个麻烦。“暑假是锻炼身体的最佳时间,现在是最划算的……”主要培训机构正在疯狂抢劫企业。

中国课外辅导行业收入从2012年的2281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3930亿元,并且仍呈现快速增长趋势。

让我们看看主要教育和培训机构的表现。2018年第三季度,新东方k12业务增长51%,2018财年良好未来净收入增长64.4%,注册人数增长89.3%。初步估计,2018年中国课外辅导行业的学生人数将达到17001.46人。

最重要的是,除了这些著名和更正规的教育和培训机构,还有大量的中小学教育机构剪韭菜。

例如,一些人可以租一个场地,并设置一些桌椅来上课。他们可以雇佣一名教师,主要是应届大学生,月薪3000元,带30人去上课。每人每月将获得1000元和3万元。扣除各种费用后,他们不会赔钱。

目前,教育培训市场充满混乱,如无证经营、虚假宣传、乱收费、带钱潜逃等。

一些培训机构提拔的高级教师随处可见,但并不多,甚至没有。作弊随处可见。

中国的教育和培训市场规模巨大,远未饱和,更不用说一线和二线城市了。现在,即使是第3层、第4层和第5层的人也开始关注它。一些小县也有各种各样的培训课程。甚至那些来自农村家庭的有一定条件的人也会给他们的孩子提供任何培训课程。

今天的孩子基本上被剥夺了暑假,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各种培训课程上,而父母也受到影响,以便让他们的孩子在转弯处超车。

许多网民看到这种情况,说他们不敢结婚或不想结婚。

但如果真生了孩子,就回到前面说到的,知名大学的寒门子弟是越来越少了,一二线城市家庭培养出来的子女将会抢占更多的名额,对于出生在农村的孩子另一个富水市场已经被剥离。中产阶级破产只需要60天。想考上好大学是越来越难了。然而,如果一个孩子出生了,我们将回到我们之前说过的话。知名大学里来自贫困家庭的孩子越来越少了。来自一线和二线城市家庭的孩子将占据更多的位置。对于出生在农村地区的孩子来说,进入一所好大学越来越困难。

因此,教育和培训市场今后将继续扩大。这个孩子是一家人,已经为他付出了20多年。

从早期教育,小学,中学,一路下来成本真的很多,这化肥市场会越来越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现金游戏 » 另一个富水市场已经被剥离。中产阶级破产只需要60天。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